Bomb

平日半夜的桶叔叔

室友和朋友幫我和另一個同個禮拜生日的朋友過生日

他們訂了一個學生會賣的巧克力糖果屋(聖誕造型)

滿感動但真的吃巧克力吃到想吐

明明只吃了屋頂XD

最後地板沒人要吃只好隔水加熱巧克力

再用桶叔叔來決定誰要吃沾巧克力的餅乾


只是夢想太美好現實太殘酷

最後還是打包丟進垃圾桶 像屎一樣XD


spyair來台灣第四次了

我就聽了三次哈哈哈真的是狂粉

這次一樣很精彩

跟免費的祭典不一樣

演唱會就是一堆熱情的粉絲

我還買了(終於買了)毛巾!!!!!!跟螢光棒

希望明年他們還會再來文心公園

這樣我就有東西可以甩了哈哈哈

歌單要永久儲存起來

然後IKE跳來跳去的好可愛~~~~~

MOMIKEN話真的很少哈哈

唱歌聲音也很特別

UZ的rap很強(雖然我聽不懂日文)

KENTA感覺就是很沉穩很鼓手XD

是說IKE真的是實力圈粉啊~~~~

最後安可完還:噓~~~~~我愛你們!!!!!(中文)

一瞬間都覺得戀愛了(誤)

真的很喜歡spyair式的搖滾

相較於別團而言

不算輕搖滾但也不全是重搖滾

明年再見!!!!!! <3

莫名其妙.......

到底是該把姐夫當自己家的人還是外人?

白飯還沒好 我先喝湯喝飽也要被罵說沒有去叫他們吃飯...

啊飯就還沒好啊,我只是喜歡喝湯先喝飽了而已

而且你們自己吃早餐不也沒等人就先吃一吃剩下的才給我嗎


傻眼耶


0828

-

去年第一次見,今年你們遵守約定又來了ˊ▽ˋ

我也拋下還沒整理的行李來看你們哈哈


同張臉同個地點不同時間。


不像去年衝進搖滾區裡.今年選擇坐下,剛好找到距離夠近可以看到舞台上.又不會被擋到的好位置。

音樂一開始就跟橘子暗自慶幸沒有衝向前,音響真的是用震耳欲聾在形容也不為過,聽完一首就開始耳鳴(搖滾區的朋友你們還好嗎....)

今年聽到了imagination.打破現狀.新歌等等

最期待的果然還是安可1的my friend !!!

大家一起大合唱,ike說沒想到我們日文這麼好竟然會唱哈哈,真的謝謝他們在氣爆特地錄影片給我們> _<

然後安可2是singing !!!! 那首很難在音樂祭聽到的歌<3 spyair對我們真好~~~~

還公佈了12/17的演唱會!!!我好想去啊啊啊


ike果然是最喜歡跳來跳去走來走去爬下臺的主唱ˊ▽ˋ輪到他們上場還特地搬了三個台子讓momiken,ike,uz可以站上去哈哈,

可憐kenta在後面憤怒的敲鼓。


明天還有goosehouse所以我要再衝一次!

但現在亢奮的睡不著怎麼辦哈哈


0811

-

今天是個忙碌的一天

午餐和二姊吃了高中附近的牛肉麵(離開前的最後一餐)還剛好遇到高中同學,真的很巧。

今天要送二姊出國,去波士頓,不知道幾年會回來,但沒意外的話至少半年都見不到她(健保)。

也許是這幾個月都一起窩在家的關係,送畢竟從她高中搬出去住到後來大學住臺北,我們都沒有機會一起窩在家,於是我在她登機的時候忍不住就哭了,這大概是目前人生有點瘋狂的事吧?

從沒想過這種狗血連續劇才會出現的事也發生在我身上ww雖然也不至於到崩潰大哭或哭出聲的程度。

也許自己都沒意識到其實我的淚腺特別脆弱。

然後受到我影響二姊感覺也快哭了,總而言之就是一團亂,原本想好要告訴她的話在擁抱的那一瞬間因為哽咽什麼都說不出來,麻雖然無法來送機,但聽電話就知道她一定有偷偷哭。

道別之後大姐&姐夫載我去坐高鐵,發生了一件有趣的烏龍,第一次自己坐的我有點挫挫的,發現有人坐在我位子上,鼓起勇氣去問他才發現他搭錯班次了XD

然後一下車又趕去搭台鐵,在高鐵站狂奔的我還是趕不上七分鐘的台鐵,最後只好等個半小時.搭個自強回家。

希望二姊去波士頓要保重身體.找到夢想.不會再感到迷茫.也要跟男朋友感情順利!最重要的是不枉費此行.過得開心.要記得回家.常聯絡我們OAQ

附上蚊子多多多的火車站夜景。

0802

雖然照片不是今天的  天空也沒這麼晴朗。

於是人生中最漫長的暑假就這樣在恍恍惚惚中度過,就快結束了。
最後自己還是沒做任何在別人眼中看來有意義的事ww

算了,至少我還能自我安慰過得很開心。

尻尻因為個人因素又再次無限期關服,
不知道還會不會再開,不知道還能不能再和他聊天。
希望下次再上線還能再遇見他。

-
前幾天看中醫他說我給自己的壓力很大,
所以晚上才會淺眠+一直做夢,
才知道原來做夢是睡的淺,如果醒來還記得夢的內容就是更淺,那我天天做夢都記得怎麼辦XD
今天做了一個奇怪的夢,夢的內容是女生被男生以交往同居的方式利用,男生只是需要一個幫他煮飯、洗衣服的人(大少爺),某天男生跟朋友講他利用女生的事時被女生聽到......
總而言之就是個有些狗血的劇情,但奇怪的事我竟然被這種夢驚醒.....痾.該不會是某種預告?

難受的從來都不是離別,
而是隨著時間漸漸模糊的每一張臉。